青衿er

我我我我自闭,只会尬聊。。。ヽ(´・д・`)ノ但欢迎勾搭呀,我最喜欢大家啦!

Vemon和Eddie的一个吻



   没有小car的ooc

     我爱他们

     用爱产出

    

      Eddie得到了一个吻

      不是来自着anni的身体为模本的吻,是真真正正来自那一团黏糊糊的共生体的吻。

      口腔里被舔了个遍,那长长的蛇一样的鲜红色东西几乎顶到了他的喉咙。venom的银色流体眼睛微微眯起,形成了一个近乎是享受的表情。这本该不是什么好事,甚至该是让Eddie避之无不及的情况。但心脏跳动的节奏让他从无法挣脱变成不想挣脱。

      ‘你喜欢我们这样’

      Vemon的声音揉捏着Eddie的每一根细小的神经,和这个缠绵的吻一起带来令人费解的触动。

     这份感情已经不再是共生互利了,或许甚至连什么狗屁友情都已经不是了。一切的一切征兆都指向一个方向,一个人人称赞的字眼。

      去他妈的狗屁爱情,我真是疯了。

      Eddie在心里冷笑,觉得自己就是个疯子。然后他推开了仍然贴着自己的共生体,让那血盆大口远离自己。

      ‘你不能欺骗自己,Eddie。’毒液绕着人类并不纤细的脖子缠了两圈,用分出的触手如同情人一般与Eddie十指相扣。‘我们拥有彼此,Eddie。’

       桌面上的破旧皮夹克还沾染着凝固的血液 ,有火花从其中几块红色中渗出,Eddie看到黑色的流体又一次展开,将自己与死亡隔离。那句再见带来的不是什么解放,而是更深层的痛苦,就像是被生生扯碎了一半灵魂。

     “蠢货才会爱上一摊黑色的寄生虫”

     ‘哇哦。这可真是让人伤心’

      “不过我遇到你之后干的事比蠢货更蠢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   Eddie小声的说,像是给身体里的家伙说的,也像是给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   ‘我也爱你,怂包。’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‘


billdip
十四岁diper注目!!!
一个摸鱼qwq

     男孩的四肢像是新生的嫩芽般纤细,带着阳光的味道伸展开来,太妃糖色的发和眼眸散发着甜腻的气息。
      bill漂浮在空中,水声从如此远的地方顺进恶魔灵敏的耳朵,图像活色生香的烙进视网膜。他突然觉得本该焦黑污浊的灵魂又一次被阳光所灼烧一般疼痛起来,带着极度的冲动碾碎了自己本来的目的和理智。
    他想得到这个小小的男孩。不是一个灵魂或是一具躯壳,而是完完整整的一个人。虽然这个像蛋糕一样的小玩意仅仅与自己有过数次交集,但事实证明伊甸园的苹果终究是过于甜蜜的。
      “well,well,well,或许我需要一副蝼蚁的身体了。”
       蓝焰由眼中向外扩散,bill在地上的影子像是由地狱中的黑兽一样扭曲着,直到一双皮鞋碾碎了空气与这罪恶的黑色相连。他心情愉悦的扯了扯西装上的领结,用高挺的礼帽遮住了过于耀眼金发金瞳。
       扭曲的爱情之蛇吐露着贪婪的性子缠上了毫无防备的diper的脖颈,不可一世的恶魔踏着原始的罪恶为他而真正的降临人间。